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宗仁委任状失而复得记-【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13:04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众所周知,1944年底,蒋介石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为怕以李宗仁为首的桂系力量壮大,煞费苦心地将李宗仁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的位置调升为“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驻汉中行营主任”,名义上是让他指挥第一、五、十这三个战区,实则是虚设机构,以削去兵权,来了个明升暗降。李宗仁深知蒋介石的良苦用心,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只有牙齿打掉了往肚里吞,怏怏地打点行装赴汉中上任了。在从湖北老河口赴陕西汉中途中,曾鬼使神差地将委任状丢失,这桩事说起来就鲜为人知了。

1945年2月27日上午9点,春寒料峭,李宗仁将军步行离开了长官部,他要向老河口的百姓亲自道别。当他看到民众夹道欢送他时,他热泪盈眶地向父老乡亲们频频招手,不时有商家百姓从欢送的人群中走出来,向他献上匾额和万民伞,他便亲热地握住他们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

欢送的人群一直把李宗仁送到汉水边。李宗仁率长官部人员一行步行过浮桥,来到西岸后,才登车出发。

这是个由十几辆小车组成的车队。李宗仁乘坐的小轿车夹在当中,在它的后面,是一辆美式吉普,上面装着李宗仁的七八个皮箱,并有4个警卫人员随行押运。

李宗仁一行的车队沿着老?穴老河口?雪白?穴白河?雪公路向西而行。车开出老河口不远,就进入了山区地带,沙石公路随着山势蜿蜒曲折,车子一路颠簸个不停。到下午4点左右的时候,车队行进到湖北均县二堰地带时,吉普车上的几个押送人员都被长途跋涉和颠簸弄得昏昏欲睡,一个个蜷缩在车子的角落里,不知不觉地合上了眼。就在这当儿,车子遇到了一个陡坎,猛地震荡弹跳起来,一个皮箱被颠出车外,打了几个滚,翻到路边的茅草沟里去了。车上的押送人员虽然被车子的猛烈震荡弄得睁开了惺忪的眼睛,但没有一个人发现已经少了一只皮箱。

车队过后,住在附近简家坡的村民简三喜上山砍柴回家时路过这里,意外地发现了这只皮箱,他笑眯眯地把皮箱捡回家。不巧,正要进家门时遇上了本村的二癞子简三贵,简三贵见他背着一篓柴火,手里拎一只精致的皮箱,一看便知是捡来的,便笑嘻嘻地问:“三喜哥,你这个皮箱是捡来的吧?恭喜了,你得了财喜!”简三喜不好遮掩,只好说:“皮箱是刚才在公路边捡来的,但我没看,谁晓得里面有什么财喜?说不定啥都没有哩!”

“让我也看看里面有啥财喜。我不会要你的,只是想看个新鲜,饱饱眼福!”简三贵也不管简三喜愿不愿意,跟着他进了屋,并殷勤地帮简三喜放下柴火。简三喜无奈,只有打开皮箱,这才发现皮箱是锁上的,打不开。简三贵便跑去找了个铁器来,撬了半天,总算把皮箱打了开来,这才发现皮箱里面大都是花花绿绿的纸,简三喜和简三贵都很失望。简三贵迫不及待地把花花绿绿的纸掀了开来,这才发现皮箱角落里有一个黄得发亮的金樽,“是金杯!”简三贵禁不住惊叫起来,“三喜哥,你发财了!怎么样,见者有份嘛!这事就我们俩人知道,我们俩把这金杯分了吧!”简三贵涎皮赖脸地凑近简三喜的耳边说。

“就一个金杯怎么分呢?”简三喜有些不愿意地说。

“这好办,我把这金杯偷偷拿去卖了,卖的钱一人一半。”

“这……”简三喜正踌躇不定,忽地发现皮箱里面那一沓花花绿绿的纸上,有许多上面盖有国民政府的大红徽印章,就有些害怕说:“三贵,三贵,你看这上面盖有好多官府的大红巴巴哩!这箱子肯定是哪个大官的,我看这东西要不得,说不定要惹祸的,我看还是交给甲长吧!”

“你怎么这么傻!捡来的财喜不要?只要咱俩嘴里把严不透风出去,他再大的官也查不出来呀!”简三贵劝说道。

简三喜是个胆小怕事的庄户人,他连连摇头道:“搞不得!搞不得!你不晓得那些当官的神通有多大,万一查出来,我们都要掉脑袋的!”说着,一把夺过三贵手中的金杯,塞进皮箱,就往外走。

简三贵跟着撵出去,还想阻挡,正巧甲长出现在三喜的视线内,简三喜大声喊道:“甲长,甲长,我捡了个皮箱。”

“好,我过来看看。”甲长答应着走了过来。简三贵见状,气得直哼哼。

甲长走了过来,问了一下情况,便把箱子打开来看。他是个识文断字的人,一看,便惊呼起来道:“丢失皮箱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就是驻防在老河口的五战区的长官司令李宗仁,他手下管辖的官兵就有几十万人哩!你看,这还是蒋委员长亲自颁发给他的委任状哩!这箱子可要保管好,说不定李宗仁司令长官马上就会派兵来查找的,万一捡着了又丢失了,可吃罪不起啊!”

简三喜听了,果然有些害怕,连声说:“你是甲长,你代表政府,箱子就放你那里保管吧!”

甲长眼珠一转想:“一旦这箱子交还给了李宗仁司令长官,说不定我还有赏哩!”说声“好吧!”便拎着皮箱十分欢喜地走回家去。

这简三喜是舒了口气,而简三贵却失望得很,他一边往回走,一边还不死心地打着歪主意。蓦地,他想起离这里几十里路的黑虎山有一股杆子,便有了主意,掉头朝黑虎山而去。

甲长把皮箱拿回家中,他又把皮箱打开来看,见箱底里有一支钢笔,上面刻有“德邻自用”一行小字。他平素就想要支钢笔,既充新派,又充斯文,便爱不释手地把它插在自己的衣领上。他想:李宗仁派人来查找皮箱,见箱子里的金樽、委任状、文件都在,就不会在意钢笔这小物件的,我就可以留下来永久作个纪念。甲长把皮箱合上后,想到二癞子简三贵也知道了这个秘密,为了怕丢失,他多了个心眼,将皮箱藏在了红薯窖里。

再说这天晚上7点多钟的时候,李宗仁的车队到了陕西白河县城,他们计划在这里住宿一夜。车停后,随车押运人员开始一一清点行李,这才发现少了一只皮箱。他们吓了一大跳,又不敢隐瞒,赶紧报告给了李宗仁长官。李宗仁听说后,赶紧过来把皮箱一一打开查看,查过之后,他迭声叫苦道:“若是丢了其他什么财物也就算了,偏偏丢失的是装有‘委任状’的那个皮箱,这是万万丢不得的,这事要是传到蒋委员长那里,他还不以为我是对他的委任不满,才把他的委任状当儿戏!”

陪他一起查看皮箱的副官处处长农之政少将,见李宗仁一脸着急的样子,忙安慰道:“德公,你不必着急!据我分析,这皮箱不会被人故意偷去,而是从车上颠簸掉下去的,也可能翻在路边沟里尚未被人发现,倘或被人捡得也系公路两边附近的庄上人。我明早带人沿公路寻找,并在沿公路的庄里张贴告示,对拾得皮箱之人重重有赏!我想一定会找到皮箱的!”

李宗仁听了,心才安定了些,说:“那就只有有劳老弟了,希望老弟一定要想方设法追回这只皮箱。”

第二天一大早,农将军便带领长官部警卫连的一半人马及临时调集的白河县保安部队的百十人马,开始沿来时的公路一一寻找。农将军将人马分成两拨,一拨沿公路沟边寻找,另一拨人到沿路经过的村庄张贴告示,告示上写着:如有拾到五战区司令长官的皮箱主动归还者赏大洋1000元;如有知其下落举报者赏大洋200元。

一时间,沿途的村庄都轰动了,许多人家一家大小都出动沿公路帮忙寻找,然而把个公路两边的小沟翻遍了也均无收获。

到下午3点多钟的时候,农之政一行已沿公路寻找百余里,仍没有结果,尽管累得精疲力竭,但想到关系重大,只有打起精神继续寻找。4点钟时,农之政率人来到简家坡,一边叫人贴上告示,一边叫人喊来这个庄的甲长。一会儿,简甲长到了,还没等农之政开口,就抢先说道:“长官,你是不是来找李宗仁长官丢失的皮箱?我知道下落。”

是否癫痫一定要查出病因才能治疗

西宁腋臭手术医院

怎样才算包皮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