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女是死人

发布时间:2019-04-15 19:33:53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郭松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工作清闲,报酬也不菲。美中不足的是,公司几乎清一色的是男人,连个美女都很少见。

  这天上班的时候,主管带着一个美女对大家说:“这是我们单位的新同事,大家叫她小美吧!”

  小美是那种很成熟,带着高雅气质的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打工族。不过能有美女到公司里,郭松当然求之不得。

  郭松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家里催他结婚好多次了,他总说找不到合适的,眼前这个小美不就是很好的结婚对象吗?

  于是他死缠烂打,经过一个多月的追求,小美终于勉为其难地答应和他交往一段时间。

  和小美正式交往以后,郭松渐渐感到小美很神秘。小美在公司里一直是没有人管的,她想什么时候上班就什么时候上班,而且她的工作,从没有自己动手做过,最奇怪的是领导都没有管过他。更主要的是,小美从来就没有说过她的真实名字。无论谁问,她总是说,叫我小美就可以了。

  这天上班的时候,郭松在网上看新闻,忽然他被一则两个月前的新闻吸引住了,新闻上是一个女孩自杀的消息。这则新闻没有什么,问题出在死了的女孩身上。网上贴有女孩生前的照片,郭松怎么看,这个女孩都和小美长的很像。更主要的是,他想起来,不管在什么时候,小美的右手手腕总是藏的严严实实的,好像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时候,小美走了过来,郭松慌忙把网页关了。等小美离开之后,他才重新打开,新闻中说,女孩是因为失恋,割腕自杀的。他记住了自杀女孩的名字——孙小美。女孩家的地址是在遥远的青海。

  下班以后,郭松请小美去吃肯德基。在吃饭的时候,郭松忽然问:“小美,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大名呢?”小美笑笑说:“都怪我,一直没有告诉我。现在给你说也不晚,我的全名叫孙小美。”

  郭松心中一惊,他又问:“你是本地人吗?”小美说:“不是,我老家是青海的。”接着小美把她老家的地址说了出来。郭松听了顿时感到全身冰凉,小美说的地址和他在网上看到自杀女孩的地址是一样的。如果是巧合,那也太离奇了。这顿饭吃的味同嚼蜡,他心不在焉地和小美吃过饭,就匆匆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郭松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找到了主管想了解下小美的情况。因为公司有规定,内部员工不得谈恋爱,不然就要开除一个,再说,小美只是答应和他交往一段时间,所以他和小美的事情,公司其他人并不知道。

  主管看着郭松的样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年轻人啊,是不是看人家长的漂亮了?我劝你以后不要打小美的主意,否则你会后悔的。”

  这是警告?还是威胁?看主管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可结合他之前看过的新闻,郭松感到后背发凉。他死缠烂打,想套出小美的背景,但不管他怎么努力,主管一个字都不肯多透漏。

  下班郭松约小美去逛街,在路上他扯着小美的手,趁她不注意,猛地拉开了小美的袖子。小美吓了一跳,慌慌张张把手腕藏了起来。她恼怒地问:“你这是干什么?”

  虽然小美的动作很快,但郭松仍然看到小美的手腕上有着伤疤。小美很生气地甩身走了,把郭松一个人留在了商场。

  郭松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去给小美道歉,而是,小美是人吗?

  回到家之后,郭松思来想去,觉得应该给小美打个电话,一来道歉,二来希望能套出点信息。

  小美的电话很快接通了,手机里传来一个老太太沙哑的声音问:“你找谁?”

  郭松吓一跳,他从没有听说过小美说起过自己家里的事情。他把老太太当成了小美的母亲,就说:“我是小美的同事,想找小美。”

  没有想到,那沙哑的声音却回答:“小美?她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死了,你是她的同事,为什么会不知道?”

  郭松顿时感到脊背发凉。他结结巴巴地问:“小美是怎么死的?”

  “自杀的。”沙哑的声音说道,“她被一个男人骗了,觉得没脸见人,就割腕自杀了。如果让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我一定要把他分尸。”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太太的声音里充满了恶毒。郭松吓的出了一身冷汗,他急急忙忙地说:“您老人家节哀。”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冷不防,老太太说道:“那个男人是不是你?”

  “不,不是。”郭松慌慌张张地挂了电话。然后呆呆地坐在家里,心里如同一团乱麻。

  他只好再次打电话给主管。他刚说出小美的名字,主管就生气地说:“郭松,你不要想打小美的主意,你是惹不起她的。”

  连续接到主管的两次警告,郭松对小美越来越怀疑,难道主管知道小美不是人?

质检工作服

工程师工作服

化纤工作服

职业装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