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发审委成寻租博弈场委员们成公关对象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20:14:29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发审委成“寻租”博弈场 委员们成“公关”对象

从去年底主板发审委委员颜克兵辞职,到近日邓瑞祥被解聘,主板发审委连番“地震”,这在IPO审核历史上从未有过。监管层试图引入市场机制、转变监管职能之际,传统的发审制度正面临挑战。

作为发审改革的主要措施之一,发审委委员构成买方代表人数明显增加。今年5月底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完成例行换届,《第一财经日报》梳理新一届发审委委员的审核情况后发现,本届委员的构成与以往在委员“出场”次数、投票态度以及审核效果等方面均有所不同。其中,工银瑞信基金的曹冠业和泰康资管刘志强两位“75后”委员出场次数较多,且他们参与审核的拟IPO项目被否的概率较高。

IPO注册制实施之前,这一届发审委还将继续履职。但“改良版”发审制度能否为A股市场“把好门”,仍需经受资本市场的检验。

委员“出场率”的秘密

目前,发审委委员依然扮演着“上市考官”的角色。这些委员的知识背景、行业经历、喜好特点都与公司能否顺利拿到“通行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也因此成为众多拟上市公司和保荐机构的研究和公关对象。

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由25位专业人士及买方代表构成,包括专职委员16人和兼职委员9人。自5月底换届至上周末,新一届发审委共对24家公司的首发申请进行了审核。《第一财经日报》梳理统计发现,委员“出场”次数以及参与否决项目的概率有明显不同。

主板发审会每次会议有7位委员参加,其中有专职委员,也有兼职委员。以往的搭配比例一般是“6:1”,即6位专职委员加1位兼职委员。不过,本次发审委换届之后,搭配比例常常是“5:2”,偶尔会出现“4:3”。

据本报统计,16位专职委员出场次数明显多于兼职委员,总共出场139次,人均出场8.69次,最多的出场12次,最少的也有3次。9位兼职委员共出场29次,人均出场3.22次。其中,参会次数最多的委员是张永卫和余辉,出场率均为50%;其次是吴钧、汪阳、陈翔、栗皓、梁锋,出场次数都在11次。

兼职委员中有部分委员显得非常的“闲”,一直保持“0出场”的状态,如陈佩芬、李聚合和陶瑞芝。另外,许正宇和中国神华董秘黄清也分别只出场了1次。

买方代表频现被否项目

上述24个上会项目,新一届发审委对21家公司的上市之路开了“绿灯”,对3家公司亮了“红灯”。值得注意的是,有多位新晋买方机构代表委员参与了这3家公司的审核。

上海岱美汽车内饰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岱美汽车”)就是其中之一。岱美汽车在结束了长期排队之后,于今年6月18日接受了发审委2014年第84次会议审核。当日参与审核的发审委委员包括6位专职委员,即陈翔、操舰、吴钧、曹冠业、刘志强、袁建军,以及一位兼职委员余辉。

不过,上述参会委员中至少有3位对岱美汽车的首发申请投了反对票,理由是公司违反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32号)第三十条的规定。

该条规定的主要内容是“发行人会计基础工作规范,财务报表的编制符合企业会计准则和相关会计制度的规定,在所有重大方面公允地反映了发行人的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并由注册会计师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证监会7月2日下发的不予核准相关函件显示,岱美汽车主营业务成本中原材料的占比约为80%,其中化工原料、工程塑料等主要原材料的占比在报告期内出现一定变化。

发审委认为,岱美汽车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未按主要产品类别充分披露成本构成及其变动情况和具体原因”,且在初审会后的告知函回复以及聆讯现场均未能对该变动情况和具体原因作出充分、合理的解释,发审委根据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披露的成本信息,无法印证公司报告期内成本变动的合理性。

进入9月以来,本届发审委又否决了2家公司的IPO申请。9月3日,广州酒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会审核。本次审核原定由姜业清、梁锋、邓瑞祥、汪阳、余辉、张光毅、曹茂喜等7人参加,但是邓瑞祥在会议召开前被临时要求回避,由曹冠业代为参加审核。

另外,浙江迪贝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在9月10日接受发审会审核时也没能过关。该公司上会的7位审核委员分别是余辉、姜业清、梁锋、张光毅、曹冠业、刘志强、朱毅。

曹冠业现年38岁,任职于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权益投资部总监。5月底以来的24家公司IPO审核中,曹冠业“出场”8次,3个闯关失败项目的审核委员中都有他的身影。

另一位出现在否决项目中较多的委员,是来自泰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权益投资部总监刘志强。他与曹冠业同岁,IPO审核“出场”7次,包括2个被否项目。此外,汇添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专户投资总监袁建军也是本届发审委新晋委员,他“出场”6次,包括1个被否项目。

当然,也有买方机构代表所在审核小组过会率较高。现年40岁的邢彪任职社保基金会,担任股权投资部副主任,他参与审核的9家公司最终全部顺利过会。

发审委的“震荡”

有权力的地方,就有“寻租”空间。外界有观点认为,发审委掌握着资本市场大门的钥匙,因而成为利益博弈的焦点。而本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中,监管层试图更多地将市场机制引入发行体制,也尝试着增加审核的透明度,转变监管职能。

在这样的背景下,传统的发审逻辑正在面临挑战。自去年底改革启动到现在,主板发审委已经有3位委员先后离开,发审委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震荡。

去年12月9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第十五届主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颜克兵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其担任的发审委委员职务,证监会已决定解除其发审委委员职务。颜克兵生于1974年,2012年5月时身份为北京市天银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颜克兵供职的天银律所为市场人士所熟知,因多个拟IPO企业聘请该律所作为中介机构,最终遭遇证监会“中止审核”。虽然颜克兵离任发审委员的官方理由是“个人原因”,但天银律所面临的问题引发业界的猜测。

另一位主动辞职的发审委委员是杜兵。杜兵曾连续担任多届发审委委员,并于今年5月再次当选第十六届发审委委员。不过,在新一届委员任期内,他的“出场率”是0。因为当选一个月后,他就主动请辞,离开了发审委。

杜兵曾任华夏基金副总经理,7月份他辞任时,整个基金行业处在多起“鼠患”遭查的风口浪尖。华夏基金方面曾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杜兵已于5月底从华夏基金辞职,其从发审委辞任系个人原因。

如果说上述发审委员的调整真正的原因并不明晰,近期被解聘的委员邓瑞祥,其涉嫌违规行为已经非常明确。

9月18日,证监会发布公告称,第十六届主板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邓瑞祥因涉嫌在担任委员前存在违规行为,正在接受调查,证监会决定解除邓瑞祥担任的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职务。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翻阅资料发现,邓瑞祥是发审制度改革以来新引入的“买方代表”,曾任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票投资部总经理。5月29日,第十六届主板发审委委员换届完成,邓瑞祥当选为专职委员。他参与审核了电光防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宁波东方电缆股份有限公司、江苏亚邦染料股份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的首发申请。

从当选到解聘,邓瑞祥的发审委员生涯仅有不到4个月,这一事件也给本次发审改革泼了一盆“冷水”。而改革能否成功突围,则仍需拭目以待。

天津pvc排水管

济南M42旋转吊环

浙江卡爪

西安川崎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