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何应对可能到来的经济寒冬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2:00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如何应对可能到来的经济寒冬

1999年10月,由来自牛津大学不同学科的十五名专家组成的一个研究小组在《泰晤士报》撰文预言“21世纪头十年将会发生的十件大事”,这十件大事涉及经济、社会、政治与科技诸领域。但到2010年底,大家再来回顾这篇文章时,失望地发现当年预言的这十件大事一件都没有发生,预测成功率竟是零。这件事再次证明人类社会是一个极端复杂的系统,内部各分子所做的运动甚至远比“布朗运动”更无规则,因此对人类社会的未来作出预测,即使借助科学手段,成功率也是极低的——有时甚至不如算命。  然而,虽然如此,还是有那么一小撮人,他们甘愿冒着被指责为骗子的风险,执著地借助还不成熟的科学手段来预测未来,乐此不疲。美国的哈瑞·丹特就是其中一位。他创建的丹特基金会,主要业务之一就是对未来经济进行预测。他因成功地预测了美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大繁荣而一举成名,之后又因在《下一轮经济周期》等研究成果中对于未来经济作出较为准确的判断而成为深受美国读者欢迎的财经作家。最近,中信出版社译介了哈瑞·丹特新作《经济严冬就在眼前》,此书对于世界经济的未来作出了骇人听闻的预言:八十年一遇的全球性经济危机即将到来,2012年是这场危机的起点,而且与以往以通货膨胀为标志的危机迥异,这是场罕见的通货紧缩危机。  全球性通货紧缩危机即将到来?!对于我们而言,听起来似乎是骗子滑稽的扯淡。然而丹特是严肃的,他笃信“人口趋势决定经济未来”,并以此为理论基础对通货紧缩危机即将到来作出了详尽的论证。丹特指出,美国市场近几十年来最大的消费群体是“婴儿潮一代”(1946-1961年,美国的人口出生经历了一个大高潮,被称为“婴儿潮”,这段时间内出生的孩子被称为“婴儿潮一代”,婴儿潮一代现在人口约为7800万,其中有3978万女性和3822万男性,占美国成年人的35%,美国劳动人口的41%)。这个爆炸性人口时代的消费模式对美国经济影响极大,因为美国GDP的70%来自个人消费领域,2/3的经济活动与消费者的选择有关。当消费者增加购买行为时,企业会扩大生产以满足不断增加的市场需求,政府则相应获得更多的税收进而增加财政支出。因此,这个消费群体每一次消费习惯的改变,都会对现实经济产生极大影响。  “婴儿潮”一代消费习惯的第一次改变,始于他们大批涌入职场,经济因此被注入大量新鲜血液,技术与商业创新获得加速,社会经济一片繁荣。消费方式在这样的背景下变得多样化,以信用卡为标志的信贷消费开始流行,“用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成为时尚。换言之,这一代人使得扩张性消费成为主流。于是,“婴儿潮一代”的消费需求在二十世纪最后二十年与新世纪头十年将经济发展水平连同泡沫都推向了不可思议的高度。然而不幸的是,岁月不饶人,在2007年左右,大批“婴儿潮一代”面临退休,加之这一代人的孩子此时也将离家独立,他们开始考虑为退休以后的老年生活做储备。这也就意味着,“婴儿潮”一代的消费习惯开始由扩张型向保守型转变,需求放缓会使得价格回落、经济下滑。这一情势将导致产量下降、失业上升,进而使增长不再,通货紧缩也就顺理成章而来。  然而,此时可能会有人质疑,就算丹特对“婴儿潮一代”的分析是正确的,也只能说明美国可能会遭遇通货紧缩,何来全球危机?更何况新兴市场国家年轻人口的上升趋势以及中国强劲的增长势头,都会给世界经济注入新的活力,抵消美国等发达国家因人口趋势带来的经济衰退。可是丹特认为,新兴市场国家和中国都救不了世界经济。因为虽然新兴市场国家增长显著,但毕竟底子太薄,目前全球65%的GDP仍然是由美国等发达国家创造的,这种格局在短期内难以改变。更重要的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目前是以不正常的方式保持着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而且经济存在泡沫。在正常的情况下,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应该是消费者和企业,而绝非政府。但在中国,经济增长并非由消费者需求驱动,而是依赖政府投资:中国GDP的35%依赖出口,而50%依赖政府投资。因此,丹特断言中国通过政府过度的基建投入无法保持经济长期的增长,反而是在制造全球最后一个泡沫。当泡沫破灭时,为中国基建热潮提供原材料与能源的亚洲、拉美、中东以及非洲新兴市场国家就会随之遭殃。更恐怖的是,丹特预言中国的房产泡沫将在为期不远的2013-2015年破灭,到那时,全球性的衰退与通货紧缩将彻底到来。  需要指出的是,与对美国经济论证的详尽、有力相比,本书在论述中国方面显然有些过于粗线条。比如依赖政府投资保持经济高速增长早已是“中国模式”的一个特色,对这一模式的质疑在二十年前就有,丹特的质疑并不新鲜,但中国显然已经依赖这个模式快速发展了三十年。如果仅仅因为这一模式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不同而质疑其高速增长的年限,似乎有“西方中心论”的嫌疑。同时,仅仅用鄂尔多斯与新建的郑东新区成为“鬼城”(无人居住)来预言中国房产泡沫在2013-2015年就要破灭也过于轻率。中国城市众多,鄂尔多斯只是很特别的民间资金本地积累型城市,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后才导致泡沫破裂,这种城市的房产泡沫破灭很难扩散到其他不同结构的城市。至于地处人口大省河南的郑东新区,由于建成时间较短,“空城”现象应该只是暂时。随着吸纳效应的逐步展开以及政府政策的扶植,可以预见人口和资金会逐步向郑东新区汇集。这也就意味着,用郑东新区的现状来说明中国房产泡沫破灭同样是不合适的。总而言之,房产在中国有着特殊刚需,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从2008年开始每年都大喊“中国房产泡沫明年必破”,可尴尬的是,到了2012年,房产泡沫依旧。如此看来,丹特“中国房产泡沫2013-2015年破灭”的预言也会遭尴尬。  由于本书主要是在论述美国经济,服务的对象也主要是美国的读者,因此国内读者在阅读本书、尤其是在阅读本书“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危机”部分时,对于作者提出的应对策略,最好还是审慎采用为佳。丹特提出了应对通货紧缩的三大策略,第一条策略是在2013-2015年间可能出现的全球性房地产崩盘前抛出所有非关键性商业与住宅房产。此条建议是作者针对所有读者但尤其向中国读者呼吁的。不过个人以为,对于美国读者而言此条建议无可厚非,因为美国发生通缩的可能性显然较大,而且经过次贷危机,房价进一步贬值的可能性也较大,此时抛出非关键性房产不失为保值之道。但中国读者就要审慎界定“非关键性”一词的内涵了,因为各种迹象显示中国政府最近仍会继续投入巨资进行基建,短期内通涨的概率远大于通缩,如果贸然抛售房产而又无其他投资途径,现金留在手中恐怕会保值困难。第二条策略是存钱、还贷,保证现金流。存钱方面中国人民一向是世界的典范,因此这条建议对于中国读者而言更多的是一种安慰。第三条策略是去东南亚与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投资,丹特比较看好印度与东南亚等新兴国家,甚至预言这些地区经济增速在2014年或2023年后会超过中国。这条建议权作参考吧,因为作者在本书中并未对这些地区为什么会在2014年或2023年后的发展超过中国给出有力的论证。  本书的封面上赫然印着这样一行字:“本书作者预测准确率高达90%”,但根据常识,我们对此还是做会心一笑罢了。个人以为,本书最有价值的地方倒不是作者给出的预测结果,而是他卓越的论证方式。丹特以“人口趋势决定经济未来”为理论根基,借助人口统计学的工具,对大量枯燥的学术资料进行了深入浅出分析,让即使毫无经济学基础的读者也能明白当今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这种高超的统摄能力与表达能力是罕见的。克罗齐有句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对于未来的预测又何尝不是“当代”的?因此,阅读这本预言书,不一定能使你更好地了解未来,但肯定能使你更好地了解现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