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不知道的鬼故事之特别声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9:17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欣欣阳光小区三号楼二单元有一老式一居室出租,因属旧房新建闲置多日,房东现以低价出租。周边环境好地理位置优异,公交地铁方便,800元/月勿失良机。

特别声明:此房只整租一次缴齐半年租金,其中出现任何问题请与物业联系如需退房租金概不退还。为双方不增添租房事宜,看房者请提前详读此项声明,如接受可与房东朱女士联系…

曾宇在这个月底就要被房东赶出去了,由于他从事的保险业务员工作并不像他吹捧的那样好干,别说是销售提成就连基本工资都很难月月拿到。为了不让他的朋友看低,曾宇每每提及自己的工作都会夸大其词只说好的一面。

借着空闲曾宇打开房地产中介的网站,顿时铺天盖地的租房广告让他一个头两个大。别人租房是要考虑环境地理位置房子格局还有价格,而曾宇却只在考虑价格,毕竟他的荷包羞涩根本不允许他考虑那么多条件。

哈哈!800元/月勿失良机!

突然一行醒目的字体让他眼前一亮,就冲这个价格远比他现在和别人合租一间主卧都要便宜,那是要和两个人分享一屋更不要说是整租,800元在当今这个物欲横飞的社会还能整租一个一居室简直就是恩赐啊。

曾宇想着脸上不禁露出久违的微笑,尽管要缴齐半年房租他也要咬牙租下来。于是他提前和公司请假回家收拾东西去准备搬家,还站在对门的房东家恶狠狠的咒骂了几句,当然只是在心里。

晚上就迫不及待的联系了那位朱女士,说明想看房对方没有多问什么便约在周末见面。挂了电话曾宇心里纳闷,换做别的房东至少都要提醒自己带上身份证明,而这次不同房东只要求接受附带声明就可以去看房,这不免让他感到既欣喜又隐约不安。

一大早曾宇就按照朱女士发给他的地址赶过去,初见这个小区的一刻,他更觉得能租下如此便宜价格的房子一定不会吃亏。看看这清幽的环境和配备的设施,再看看周边聚集的车站超市酒店,简直能想到的所有好房子具备的条件这里都基本符合。

想着这些曾宇已经来到楼下,典型的六层板楼看起来确实年头不少,不过这都不算什么谁叫它便宜呢。

请问是朱女士么,我是约好过来看房子的曾宇。

开门的是个四十几岁瘦的有点不健康的中年妇女,听到曾宇的介绍没有多说什么侧身把他让进屋内。

你说你已经看明白租房广告附加的条件了?

女人请曾宇坐下,端给他一杯水开门见山的问道。

曾宇狐疑的看着对面的女人,脸色苍白似乎刚生过一场大病的样子,不免心里有些嘀咕。

不过他早就把什么特别声明抛到脑后去了,此时早被这个不仅房租低还带家具的房子深深吸引。听到女人这么一问,才记起来广告下面特别标注的声明。点点头说:

哦,是的。我记得要一次性缴齐半年房租,如果中途退房房租您是不退的。是这样吧…

曾宇回过神,想起特别声明的内容。其实他也好奇过为什么这样好的房子要以那么便宜的价格出租,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补充说:

那个,我对您的房子很满意,也接受附带条件。只是…只是可否问下为什么要以这么低廉的价格出租呢?

可以接受就好,你也别多想我只是着急租出去才会这么便宜,尽管我并不是很在意金钱。不过多空置一天就多浪费一天的管理费,倒不如早点租出去的划算嘛。你觉的呢小伙子?

女人始终一幅淡定自若的表情,听到这番解释曾宇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明明自己占了大便宜还这么得瑟。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主动将证件和租金摊到女人面前。

就这样,曾宇顺利租下了新房子便迫不及待的回原来的地方拿行李,很简单一只行李箱和一个双肩背包算是所有家当。

躺在新床上,曾宇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不只是住了新房,还有就是不用再每天看见以前房东那副让人讨厌的嘴脸,还有每次催租时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不知不觉就进入了睡梦。

嘎吱…嘎吱…

半夜,曾宇忽然被一阵细碎却十分清晰的声响惊醒。说是醒着倒不如说是在做梦,因为他只是睁开眼睛身体却根本没法动一下。他侧耳仔细去辨认声音的来源,猛然一种强烈的恐惧让他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难道床下有老鼠…

>>

呃…呃…

刚刚听到的声音戛然而止,没等曾宇放松床下又传出某种类似从嗓子眼挤出的向外哈气的声音。嗓子眼?这声音绝不可能是什么老鼠…只可能是…是人才能发出的声音啊!

曾宇不敢继续想下去,立刻闭紧眼睛默念着睡觉睡着就没事了。然而,眼睛是闭上了但耳朵闭不上啊,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的格外清楚,同时还伴随着一股冰冷的感觉正一点一点的侵入全身,仿佛有只死人一般的手从自己的脚下开始往上摸着。

死人…死人?

曾宇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吓唬自己,使劲克制着因为恐惧而狂跳的心脏。试着睁开一只眼睛,除了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

曾宇稍微平静了一点接着睁开另一只眼睛,令人发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个被头发遮住半张脸的女人正顺着床边慢慢的往上爬,而之前听到的哈气的声音似乎就是从她那儿发出来的。

曾宇简直快要崩溃了,女人露出的半张脸除了一张如同黑洞的嘴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而她的一只枯瘦干瘪的手正吃力的抓着床单,另一只手却停留在曾宇身上。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啊,这样至少不会亲眼看见一个五官不全瘦如白骨一般的东西靠近自己,至少可以稍微自欺欺人一下。可是一切都只是奢望,曾宇现在不仅身体动惮不得连眼睛也动弹不得。

绝望…无助…恐惧…

曾宇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能眼睁睁的看那女人已经就快摸到自己的脖子,接着是脸…

不!他不得不相信这个爬向自己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个活人!她…她是…啊!!!

第二天一早,欣欣阳光小区三号楼二单元的楼下停着两辆警车和很多围观的人。一些爱打听好热闹的居民向报案人,住在301对面的张远询问事情经过。

我早上本来准备出来倒垃圾,一出屋就看到301的门开着,等我再上来的时候门还是大开着。我记得这家已经好久没人住了,出于好奇就走过去想看一下,结果…

张远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咽了下口水继续说:

结果发现地板上有一道长长的血迹,一直通到卧室,等我顺着血迹走进去一看…床…床上竟然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已经死了…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