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撒贝宁妹妹首亮相相貌似哥哥

发布时间:2020-10-14 12:18:30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撒贝宁曾在舞台上向妹妹撒贝娜深情表白,许多观众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在生活中,小撒还真真切切地扮演着“哥哥”的角色。日前,《舞出我人生》紧张的半决赛开录,撒贝娜也亲赴现场,以“帮帮跳”的身份与哥哥携手作战。两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爆出了许多童年趣事,不仅揭秘了小撒对舞蹈的恐惧源头,他小时候调皮捣蛋的“光荣事迹”也令记者大跌眼镜。

共11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撒贝宁与妹妹撒贝娜

谈舞蹈——

撒贝宁:看她学舞觉得恐惧

撒贝娜:看他跳舞超越预期

从第一支舞到现在,撒贝宁似乎在舞蹈上越来越自信了。可曾经的他却对跳舞充满恐惧,而恐惧的源头竟然是妹妹撒贝娜。妹妹从小就喜爱跳舞,某年暑假,年幼的撒贝宁受父母之命去舞蹈培训学校接妹妹下课,可眼前的景象却吓倒了年幼的小撒,并在许多年后记起都是难以抹去的“童年阴影”:老师让学舞的孩子们压腿、下腰,小孩子们就趴在地上哇哇大哭,一个个都哭得很惨,其中也包括自己的妹妹撒贝娜。“那时我也小,根本接受不了这种残酷的训练方式。”回忆起当年一幕,小撒至今心有余悸,当时回家就劝妹妹别跳了,觉得太辛苦,谁知妹妹却不领情,“她这种喜欢跳舞的小女孩,宁愿忍受痛苦,也要享受到舞台上美美跳一会儿的那种快乐。”而后来撒贝娜也一直没有放弃舞蹈,还当过舞蹈老师,近年才转业从事行政工作。

共11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也许是小孩子哭闹的画面印象太深,撒贝宁一见舞伴张白羽,就给她“打预防针”,让白羽不要对他的柔韧性抱有幻想,只能在他身体力所能及的状况下,编排他能完成的动作。不过这位一直声称没有舞蹈细胞、缺乏肢体柔韧性的助梦人,已经在舞台上完成了一段又一段或深情、或奔放、充满感染力的舞蹈,这些表演不仅得到了评委的肯定,也让妹妹大呼“超越预期”。“我本来觉得他的手脚是不可能协调的。”撒贝娜打趣道。早在第一期节目录制完,她就接到了哥哥的电话,关照她播出时一定要看,还必须提点意见。“我说你老胳膊老腿的还挺能跳啊。”虽然口气戏谑,但撒贝娜也很高兴看到哥哥在舞蹈上的进步,并相信他还有进步空间。

这次将撒贝娜请来助阵,并非撒贝宁的初衷。小撒说自己本想请父亲出山,俗话说“上阵父子兵”,而且父亲年轻时也是个优秀的文艺兵,十八般武艺兼备。可没想到老父听到邀约,一激动把腰给闪了,只好请妹妹来救场,而“杀敌亲兄妹”听上去同样霸气。撒贝宁希望有了妹妹的加盟,他和白羽可以顺利挺进决赛,发表他们准备了许久的获胜感言。

共11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谈亲情——

撒贝宁:对她心怀愧疚

撒贝娜:理解他的辛苦

对于妹妹,撒贝宁一直心怀愧疚,他认为自己在妹妹最重要的成长阶段“消失”了,不是个称职的哥哥。在撒贝宁独自外出求学的十年间,只能通过偶尔的家书,简单了解妹妹的近况。有一件事一直压在小撒心里,至今无法释怀。临毕业那年暑假,妹妹到北京来玩儿,本想说有亲哥哥在,一定能照顾得很好。但那时撒贝宁已经在央视工作,主持《今日说法》了,由于工作太过繁忙,妹妹在北京待了将近十天,哥哥非但一次都没有陪她出去玩,甚至于,俩兄妹连面都只见上过一回。撒贝娜临走之前,还专门给撒贝宁顿了一锅他最喜欢的牛肉汤,可就是这锅汤也没能亲手交给哥哥。“想起这件事儿,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我觉得这辈子可能到目前为止,我欠妹妹的已经太多了。”撒贝宁懊恼道。不过,他也庆幸亲人之间的血缘是如此强劲,不会那么轻易就分开:“我们兄妹这种血缘是不会变的。所以我想,未来还有很多时间,我们能在一起,把过去哥哥对妹妹没有照顾到的,没有尽到的责任,在未来的日子再慢慢去弥补。”共11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共11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面对哥哥的真情表白,妹妹反倒不那么介意:“我离开北京的时候,觉得哥哥真的挺不容易的。反而没想说怎么没带我出去玩儿啊,我们都在为互相着想。”兄妹间已经建立了一种默契,很多东西不用多说就已明白。所以撒贝娜看了那期复活赛后觉得很惊讶,哥哥在台上那番倾诉是她没有想到的。张白羽事后告诉她,当时撒贝宁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连她都能感受到那份真挚的情感。

而今撒贝宁已成了央视的当红小生,工作越来越多,往往回到家已经累得不行,父母想和小撒聊天,他也没有精力去分享一天的生活了。“家里是我最放松的地方,相反我一放松,可能真的没办法再和家人像节目中那样,处于兴奋状态去聊天,去说话。”撒贝宁无奈道。他在家里沉默不语,妹妹也特别能理解,有的时候父母在小撒身边追问这事儿怎么样、那事儿怎么样,她就会帮哥哥解围,让他多歇会儿。

共11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谈童年——

撒贝宁:我活下来是个奇迹

撒贝娜:他总是让人不省心

别看撒贝宁在法制节目中一本正经,小时候却意外的是个调皮大王。童年时期,他和妹妹住在部队大院,经常跟一帮男孩子四处调皮捣蛋。小撒还总爱冲在第一个,又是下窨井、又是摸高压电,尽干些危险的事情。他笑称自己是个“探险家”,却没少让家里担心,有好几次幸亏妹妹在旁救了他。有一次,撒贝宁和一群男孩子钻到果园里偷枇杷,一不小心被铁丝网勾住,在腿上划了一个大口子。当时就流血不止,整条腿都是红的。年幼的撒贝娜吓得大哭,一边搀着哥哥往家走,一边跟他说:“你不能死啊!”小撒被妹妹吓坏了,也觉得自己真的快完了,还叮嘱她:“我不行了,你快回去喊人。”妹妹就一直拽着他,让他不要死、要坚持。“尽管就那么短短的几步路,那些细节就像老胶片似的一直在我脑海里放。”撒贝宁回忆道。还有一次小撒在前头冲锋陷阵,一下子脸上被戳了个血窟窿,还是在“危险三角区”的位置,至今都留有明显的疤痕。满身是血的回到家,妈妈看了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边哭边揍他,教训道:“人家都不去,就你去!就你厉害!”撒贝娜在一旁看着哥哥流着血还要挨揍,吓得一个劲儿地在那儿哭,场面一团混乱。撒贝宁回忆,小时候因为调皮,光左手就骨折过两次,左腿一次,还被高压电打过一次:“爸妈说我能活到今天,把我养那么大,就是个奇迹。”

共11页: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

虽然撒贝宁小时候没少被妹妹救,但他却不知恩图报,反而还要“欺负”妹妹。小时候他喜欢吃话梅,但买一包话梅对小孩子来说是件特别奢侈的事儿。于是小撒就想方设法从妹妹那儿“骗”零花钱,有的时候还帮她做作业、收报酬,连骗带挣的,为了几毛钱可谓耗尽心力,他笑称自己的各种聪明才智都是从那个时候慢慢培养起来的。有的时候,小撒还会让妹妹帮他背黑锅,他打破了家里什么东西都让妹妹顶着。“因为我知道爸妈对她肯定不会太过于苛责,但如果是我打坏一个花瓶,可能屁股上就得挨两下。”说起童年的那点小心思,兄妹两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撒贝娜透露,即使到今天,哥哥在她心中还是老样子,和小时候一个样儿。“可能跟大家平时看到的他,在荧屏前看到的形象,和他生活中还是不太一样的。”

共11页: 上一页4567891011下一页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

成都治肺心病的专科医院哪个好

治癫痫病

天津看皮肤过敏的中医专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