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回魂夜疯狂的偷尸人-【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02:38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回魂夜(一)

“你这个老东西,老不死的,怎么不***,不要留在这里碍着我的眼,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一年才拿那么点钱回来,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这么没用的男人。”李凤指着婆婆的鼻子气势汹汹的破口大骂。婆婆也忍气吞声,毕竟儿子不在,家里那些农活全都是媳妇在做。只有强忍着把泪吞到肚子里。李凤的丈夫在外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家里就只剩下她和儿子还有这个令她事事看不顺眼的老东西。

李凤四十不到,正直风韵犹存的年纪,唇红齿白,因为长期下地务农的关系,全身皮肤透着一种健康的小麦色。人到中年身体虽说有一点微微发胖,但更显得丰满,而另有一番风味。让有些男人垂涎欲滴。

入夜,繁星点点,灯光迷离,夜的香气弥漫在屋里,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如此良辰美景的夜晚,屋里传来阵阵嬉笑打闹声。

“你正经点好不好,这么大声,把那个老家伙闹醒了就不好了。”女人嗲声嗲气的说。

“还正经呢!我都睡在你床上了。”男人说完发出不堪的笑声。

“我们还是小心点好。”女人谨慎的说。

屋里正是李凤和同村泼皮张三,两人暧昧的交缠在一起。在这个村子,是比较封建的,特别是对于女人出轨,会有很严厉的惩罚。

“怕那个老太婆干什么,一把年纪了,耳又聋,怎么会……”

张三的话还未说完,房门突然被推开了。

“媳妇啊……”婆婆突然的不欢而入,把李凤和张三惊呆了,没有想到她这个时候,会进来。

婆婆看到这样的情景,刚才的话嘎然而至,看到自己的媳妇和别的男人坦胸露乳的抱在在一起。火上心头,婆婆也是很保守的人。平时媳妇对自己在怎么辱骂都无所谓,但是这样太丢脸了,太过分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婆婆气的青筋暴露,大声的讨伐着媳妇。

李凤慌了,连忙抓起衣服披在身上,马上下床把门关上。生怕婆婆的叫骂声引来邻居的围观,那就糟了!

关上门后,李凤突然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你这个老东西,晚上不好好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

媳妇不但不知悔改,还如此理直气壮。婆婆气的顺手操起地上的扫帚,向媳妇挥去。媳妇本来就是个悍妇,用力抢过婆婆手上的扫帚,猛然把她向后一推,婆婆一个重心不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还是头先落地。刹那间鲜红的血在地上蔓延开来。开出一朵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李凤看见此般情景,腿已经不听使唤了,慢慢的蹲下,把发抖的手放在婆婆鼻子下试探。

“啊……!”我杀人了,李凤头发蓬乱,一脸呆滞的神情。

张三看到这里,“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吓得话都说不清楚。夺门而逃。留下站在远地傻呆呆的李凤。

李凤看到地上躺着婆婆的尸体,睁着如铜钉般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又开骂了“老东西连死都让我不安心。”虽然口里骂着,但李凤此时心里已经瘫软的不行,强撑着。

张三走后,李凤马上收拾好心情,把门关上,把地上的血搽干净。本来想把尸体拖到后院去埋了,但怕声音太响会把邻居惊醒,就把尸体先藏再床铺底下,第二天在大张旗鼓的说装修屋子,李凤为了避人耳目,索性把自己的卧室的墙,凿了一个大洞,在把尸体蜷缩的放在尽有的洞里,然后用水泥把墙封上。

回魂夜(二)

“你怎么就给埋了了?”丈夫感到奇怪的问。

“你不在家你是不知道,婆婆得了一个很奇怪的病,大夫说会传染,所以我才……”李凤向丈夫解释道。

李凤的丈夫是个老实人,所以她说的话都信以为真。自从李凤杀死婆婆以来,没有那一晚是睡安稳了的,每晚都做噩梦。好不容易丈夫回来了,终于可以睡个安慰觉了。在这之余,也担心头七的问题。李凤顺手掐指一算,还有两天就是婆婆的头七了,心里难免有点担惊受怕。

夜渐渐黑了,家家户户都关了灯,外面也漆黑一片,在这宁静的夜晚,静的连掉下一粒针都能听清。床头边,“呼噜……噜”,丈夫的打鼾声突然打破了这沉静的夜晚,李凤厌恶的推开丈夫搭在她身上的手。

李凤静静的楸着天花板发呆,渐渐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咚……咚咚………”传来奇怪的响声,把李凤一下子惊醒了,她起身顺手拉开了床边的灯,昏黄的灯光照的她有一点睁不开眼,她揉了揉眼,仔细聆听,声音又嘎然而至。于是倒下,关灯,盖好被子继续睡觉。没有睡一会,这奇怪的咚咚声又开始了,李凤不耐烦的起身,这大半夜的谁在敲门啊!于是穿好衣服,走到门边,打开了大门。门大大的开着,一股阴风猛然吹向她的面颊,冷的她直打罗嗦。可是外面半个人影都没有。静的出其。李凤正想关门,突感脖子后冷飕飕的,似乎有人在她脖子后吹气,而且还靠的她如此之近,她甚至能感受到身后冰冷的感觉。难道是婆婆的鬼魂,李凤脸色惨白的站在原地不敢动。此时她想起以前老人说的,当你发觉有什么不对劲但又看不见哪里不妥时,可以把头倒下来从自己的跨下看出去,如果有鬼在的话,就会看见。李凤分开双叉,机械性的把头慢慢放在胯下一看,果然,身后有一双黑色的布鞋……

回魂夜(三)

李凤看到的是一双黑色的布鞋,如果没有记错,这是婆婆生前穿过的鞋子,刹那间空气都静止似的。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鬼使神差的落在她肩上。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震耳欲聋。

“你怎么了。”熟悉的声音,让李凤稍微清醒了一点。

“怎么是你。你站在后面吓死我了。”李凤全身都送了一口气,埋怨站在身后的丈夫。也自嘲一笑,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大半夜的不睡,在干什么!”丈夫揉着睡眼婆娑的眼。

“我还没说你呢,你穿着死人的鞋子干什么,不吉利,赶快拿去丢掉。”李凤瞪着丈夫生气的说。

“哦,我看这双鞋子还挺新,丢了怪可惜的。”丈夫解释说。

两天后,婆婆的头七终于到了,“头七”指的是人去世后的第七日。一般都认为,死者魂魄会于“头七”返家,也叫回魂夜。

“今晚我们出去住吧!”李凤扯着丈夫的衣角,害怕的说。

“有什么好怕的,那是我妈,就算回来,也是来看咱门啊!在说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你瞎担心什么呢!”丈夫不以为然的说。

李凤底气不足的附和说:“那倒是,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

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外面风大雨大,李凤蒙着被子都还能听见因被狂吹得哗哗作响的树叶声,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因为今天是婆婆的回魂夜。

回魂夜(四)

“当……当………”寂静的夜晚,墙上的老式挂钟,不多不少,正好敲了十二下,李凤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咚咚……”传来沉闷的敲击声。又是昨晚的敲门声,是谁在恶作剧吗?李凤心想。声音又响了一声,李凤起身穿好鞋去开门,外面还是没有人啊!正当她想关门的时候,“咚咚……咚咚……”声音一声比一声大,此起彼伏。这声音?不会吧,声音分明是从墙里面传出来的。

李凤额头已满是冷汗,衣襟也与后背的汗水紧紧的连和在一起。“放我出来……”一个空宛如幽灵的恐怖声音,从墙里传出来。此时李凤的神情起了变化,紧握住拳头,咬着牙,眼神从害怕变得极其凶狠起来,发疯似的操起靠在墙边的斧头“哐当……哐当”用力的向墙面猛然敲击。嘴里喋喋不休:“老不死的,死了还来吓我,我要把你的尸体剁碎拿去喂去喂狗,让你死无全尸。”

北京干细胞抗衰老中心

北京卵巢早衰能治不

301医院有nk细胞免疫疗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