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111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0:03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电梯里莫名其妙坏掉的灯忽明忽暗,好像在诉说着什么,楼道里平时好好的感应灯却怎么也不亮,午夜十二点他回来了,就在电梯关闭前的一刹那……

一天林飞刚上完夜班,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电梯门开了,他遇见了十五楼的李伯。

李伯皱着眉说:“真是的,我们每个月交的物业管理费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你看看这电梯的灯忽明忽暗的吓不吓人啊!”

林飞笑了笑说道:“呵呵,是啊李伯,不过我想电梯管理人员应该注意到了吧,说不定他们一会儿就来修理了。”

“但愿是这样,如果明天在不好的话我就打投诉电话,告到他们总公司去,看他们怎么办!” 李伯斩钉截铁的说道

就在这时,“叮”的一声电梯停了,李伯朝林飞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外边一片漆黑。

“这物业也真是的,这里的感应灯坏了也不修,明天我非要投诉这帮家伙”李伯愤愤的说道。

林飞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还有一个文案要做呢!大后天就要交的,快关门,这鬼电梯,他连忙多按了几下按钮,希望能快点关门,可是那电梯就是不听话。

“电梯的灯不行,感应灯坏了也不修,这钱都花哪去了”林飞的耳朵里继续不停的听到李伯的抱怨声。

门终于关了,他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电梯继续上升着,林飞低着头想着今天一天的工作,有些入神,灯还是忽明忽暗的。

突然,他发现电梯的角落里有一个白色的马夹袋,他暗自嘀咕着:“我是第一个上来的,李伯又刚刚离开,应该是他的吧!”

这样想着,他连忙拣起了那个马夹袋又按了十五楼的按钮,门开了,外边还是一样的黑,他小心的借着电梯里的灯跨了出去。

“嘿嘿,这感应灯竟然亮了,现在好多了”他连忙走到1503门口,轻轻的敲了三下。

林飞暗自嘀咕着:“离刚才到这儿应该才两三分钟吧,李伯应该不会那么快睡觉的。”

林飞敲的很轻,可是很长时间都没人反应,感应灯又暗了。

于是他又敲了三下,这三下要比刚才来的重。

可是还是没有人开门,这是怎么了?李伯应该在家的呀,刚才还和我一块做电梯上来的呢?难道他去了别的地方,再说李伯的儿子应该也在啊!

林飞又低头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十分了。“我晚饭还没吃呢,这肚子饿的咕咕叫,哎!也顾不到那么多了。”

于是林飞又重重的敲了三下,“李伯在家吗?”

这下终于有反映了,林飞听到屋子里传来了男人的咳嗽声。

“咳咳,来了,来了,怎么又不带钥匙啊!真是的”

门开了,一个青年男子惊异的看着他,“你是?”

“哦,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是楼上二十三楼的,我刚才和李伯一起做电梯来着,他把东西忘电梯里了,我是来送还给他的。”林飞解释到。

“恩?你胡说什么啊,我老爸今天说加班,会晚些回来的,他还没回来过呢?怎么就和你做电梯了呢?你到底几楼的,当心我报警抓你啊!这么晚了还乱敲门。”那年轻男子表情不太好看。

“嗨!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晚饭都顾不上吃,好心来送东西,你还要报警抓我”林飞感到很憋气,于是他的语气也硬了起来 “你爸今天是不是穿的一件黄色的外套啊?”

“对啊,是黄色的,还是我给他买的呢!”

“那不就得了,可能李伯忘了什么东西在单位了吧,也许回去取了或者有什么事情忘了,说实话我晚饭还没吃呢,这东西给你,等他回来以后,你给他就知道了。”

那男人显的很迷惑,“我把东西放这了”说完他把东西往地上一放就走了。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林飞听到背后重重的关门声,他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按下了电梯的按钮,不一会电梯门开了。

“嘿,这电梯的灯完全好了,亮堂堂的,修的可真快啊!看来还得给物业写封表扬信呢!”林飞自言自语的走了进去。

一回到家,他便打开了冰箱找东西吃了起来,边吃边想:“李伯的儿子真不懂事,还有我的文案怎么办呢?算了,反正明天有的是时间。”想到明天不用上班,吃完饭,他就乐滋滋的睡觉去了。

林飞原本以为可以睡到第二天中午,可是没想到凌晨五点就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

“你好,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调查。”一表情严肃的中年警察说道。

林飞一听是公安局,顿时,残余的睡意全都烟消云散了,连忙把站在门口的三位警察同志请到家里。

“请坐,我给你们沏茶”

“不用了,我们就是来调查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

那表情严肃的警察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是这样的,十五楼的李国庆你知道吗?”

“知道,大家都很熟的,可能是因为我下班的时间可能和他差不多吧,所以经常能在电梯上遇见他,哎!昨天我还遇见他了呢!”林飞回忆着说着。

“昨天?你能肯定是昨天吗?”警察同志似乎对他的话感到很吃惊。

林飞解释道:“是呀,而且我还把他忘在电梯的东西送到他家呢,是他儿子开的门你们可以去问他,大概是十二点多钟吧!”

警察同志说道:“是的,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他儿子也说了,昨天晚上,不,其实是今天凌晨你送东西的事情,昨天晚上十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李国庆的化学工厂发生事故,这次事故来的突然,以至于来不及扑救,当时李国庆正在更衣室换衣服,被大火围困住了,等消防人员赶到的时候,他已经窒息死亡了。”

警察同志的话音刚落,林飞的脸一下子变的刷白“不可能,我还不至于愚蠢到把一个人当成另外一个人的地步,绝对不可能,我昨天看到的一定是李伯,可是那时候他已经死了。”

“你知道吗?那时你送去的东西,是他在昨天刚向同事借来的给他儿子复习考试用的教科书,所以……你也知道这件事情让我们没有办法理解,我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有些没有说出的事情,或者说这些东西是不是在电梯里发现的,还是在别的地方李国庆交给你的。”警察同志询问道。

“不可能,绝对不是他交给我的,就是李伯走出电梯之后我才发现的,因为那时候电梯里的灯和外边的感应灯都坏了,所以我看不清楚电梯里有东西,不然我就会及时发现赶上李伯让他带走的。”

“你说到电灯的事情倒是提醒了我们,根据我们调查,昨天的电梯里的灯和楼道感应灯没有坏过,我们特地找过值班人员和一些同样晚班的回来人询问过。”

林飞心里一惊:“怎么可能,那时电梯的灯是忽明忽暗的,楼道的感应灯确实不亮的啊!还有那确实是李伯,不可能有错的,这里面有太多疑问了。”

“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怀疑你杀了李国庆的,因为他是死在更衣室的,但是……好象这事情发生的有点不可思议!我们警方也很是头疼。”

后来,警察到底说了什么,林飞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直愣愣的坐着,又谈了一会儿警察们就走了。

林飞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思考着…… 火灾发生在十一点五十五分,警察说他当时在更衣室,警方应该是不会骗我的,可是十二点的时候,和我一起坐电梯的分明就是李伯,不会错的,他们都说那里的灯都没有坏,可为什么我和李伯一起的时候,它们就坏了呢?李伯为什么要把那袋辅导书留在电梯呢?那个到底是不是李伯呢,难道…………

林飞不敢再想下去了,突然他想起了以前听人说过的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屠夫因为收了死邢犯的好处答应在杀头的那天会大叫一声“走”作为暗号,让死刑犯逃走。

果然到了应该砍头的时候屠夫喊了“走”那犯人头也不回的就逃,过了好长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他才坐在路边歇息,而在逃跑之前因为紧张于是手中握了一快石头。

可是等他把手放开的时候石头并没有掉在地上,竟然漂浮在空中,等他在想抓住那快石头的时候,那石头竟然从手中穿了过去。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其实已经被杀了头了。跑出来的只是他的魂魄罢了!

“难道,李伯的事也是……”林飞吓出了一身冷汗。

“别自己吓自己,这世上没有什么魂魄出窍的,一定当时是我太累了,对,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他嘴上虽这么说,可身体却禁不住的颤抖。

从此以后,林飞再也没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情,每次夜晚下班回家,他都会心有余悸的看看那电梯,不管有多疲劳,他也会义无反顾的向楼梯走去,就算有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逼他进电梯,他也不会再进去了,假如有哪层楼的感应灯不亮,林飞势必会三步并作两步的狂奔上去,绝不会在那里逗留。

后来,有天晚上,林飞又是十二点回家,好不容易爬上了二十三层楼,他气喘吁吁,掏出钥匙朝家门走去。

突然,他发现有个人在撬他家的门,“小偷……”林飞惊呼一声,可是他刚爬完二十三层楼,哪有力气再喊。

他刚想跑的时候,胸前已经被一把明晃晃的刀子抵住,那个歹徒摆了摆头,意思是让林飞去开门。

“倒霉,怎么碰到这挡子事”他心里暗暗叫苦,林飞没办法,只能顺从的开门。

这个时候,楼道里的感应灯突然闪烁起来,忽明忽暗,他愣了一下,歹徒用刀子点了点他的脸颊,让他快点开门,林飞慌忙去掏钥匙,他想不了那么多,只想保住自己的命。

楼道的灯还在闪烁,林飞紧张的找不到钥匙,歹徒却不耐烦的用手里的刀子点着他的手背,让他赶紧开门。

不知何时,电梯上来了,“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林飞回过头去,惊骇的看到电梯里的灯也在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好像在和楼道里的灯遥相呼应。

这时,从楼梯那里传来两三人的交谈声,越来越近,歹徒被这诡异的灯光吓的够呛,一听到有人走来,也顾不得林飞了,他立马逃进了电梯。

林飞一屁股瘫倒在了地上,由于受精过度,再加上神经疲劳,他晕倒在自家门口。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了,身边是曾来过他家的警察。

“你总算是醒了,昨天早上你的邻居发现你晕倒在自家门口,是他叫的救护车。”那警察说道。

林飞摸了摸还有些晕晕的额头“哦!我都睡了这么久了。”

“我来是想来调查一些事情的,昨天有人在你们那十五楼的电梯里发现了一名男子的尸体,那个人是我们警方正在通缉的连环盗窃杀人犯,他死得很奇怪,身上没有伤口,好像是受到什么惊吓,听有人说,凌晨的时候,好像听到过你喊小偷,所以,我就来问……”

警察还未说完,林飞就已经怔住了,他眼神呆滞的看着医院里他对面的白墙,什么也听不进去。

出院后,林飞辞掉了工作,同天,他就开始搬家,搬到了一处很久的住宅区,他很是欣慰,因为现在他住的楼里没有电梯。

“真是的,我们每个月交的物业管理费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你看看这电梯的灯忽明忽暗的吓不吓人啊…………”

林飞虽然已经远离了那里,可是这一段他和李伯的对话,却时常浮现在耳边,和他说话的到底是鬼魂还是幻觉,直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

浙江绍兴市万级洁净厂房工程

草籽种草客土喷播机客土喷播播机配件

图解许昌PE电力管环保安全应用广泛

神农架不锈钢立柱揭阳市优质厂家焊接管不锈钢立柱源头工厂

宿州风电基础大弯头价格影响因素

保定安装MPP塑钢复合管产品问题汇总

东莞市塘厦镇代做投标书收费标准投标书怎么做

哪里的扫地车质量好多少钱

江苏SPJ90混凝土喷湿机生产厂家

燃气热水锅炉抚顺天然气锅炉诚信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