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可怕的拆迁房

发布时间:2019-04-16 07:33:53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政府最近在改建一部分用地,想要百姓过上安稳的小康生活。白晨的小平房终于也跟着拆迁住进了小吃公寓式的六层住宅楼。
白晨在大学喜欢上了一个女孩,他也凭着自己生活不愁的小优越感成功追到了小平。小平不是个奢侈的女孩,她的小要求白晨也总是可以达到。他们恋爱了两年终于在工作以后决定结婚了。白晨跟小平保证说一定给她一个只属于他们温暖的家。
这天白晨带着小平来到了他住的小住宅楼。带着小平看过外面小区的环境还有房间以后小平又惊又喜。他们领了证以后小平就搬进来和白晨一起住了。
只是有一点小平一直耿耿于怀,有一个房间白晨不让小平进去。小平问过原因,白晨只说是要给小平的惊喜在里面,小平问过两三回都是这个答案就没有多问过什么,白晨也和小平在一起后没有骗过她什么,小平就相信了这个房间是给她的惊喜,最主要是他们的婚礼还在筹办。
他们才一起 两天小平发现白晨总是有点魂不守舍,总是听见什么声音就紧张兮兮的。每天东看看西看看的,小平很担心他,是不是他为了给她惊喜为了筹办他们的婚事太累了?小平劝了白晨两次请假休息一天,白晨有时候会突然生气大吼一声:我没事!
小平这天晚上起床上厕所,路过客厅发现屏幕在昏暗暗的房间里闪着,明显就是白晨去睡觉没有关电视嘛。小平叹了一下气,到客厅才发现电视放的是京剧,奇怪白晨又不喜欢看京剧,可能是他睡觉时候忘记关电视,而这个时间放的是京剧吧。电视关了屋子里安静很多,还有点安静的特别。小平隐约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什么滚轮一样的东西在那边左滚一下右滚一下的。小平寻着声音找过去才发现是哪个关着不让进的房间,趴在门口停了一下,哪个声音越来越大。小平好奇就扒着门缝往里看,什么都没有看见。
一只手在声音停下的一瞬间伏在了小平的身上,冷汗直冒小平僵直地回头看见白晨铁青着脸站在她后面。“不是说不要进这个房间么?”小平觉得悲伤的汗毛都直了,每个细胞都警惕了起来,白晨第一次这么生气。“对不起。我只是听见这个房间有转轮子的声音所以过来看看。这里还锁着。。”“转轮子?。以后别过来了。我不想我的惊喜提前被你知道。”
小平刚和白晨进屋了客厅电视又亮了这回是声音调的很大,震耳的京剧声音从客厅传过来,白晨当时脸就白了。快步走到客厅,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遥控器,气愤地直接拔了电视的电源。小平看着这样的白晨心里害怕的不行。可是这个电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自己亮起,还总是在演京剧。这时候卧室的书噼噼啪啪的全都掉在了地上,吓得小平惊叫了起来。厕所也跟着凑热闹,水管的水哗哗地流出来。白晨刚要去关上屋里的灯全都熄灭了。
小平吓得坐在地上这时候厕所安静了,突然安静静的吓人。能清楚的听见那个房间里面又在滚轮子一样的声音响起来了。小平拉了白晨一下“就。。就是这个声音。”只是小平感觉自己拉的手特别冰好像冰窖一样,有点枯老的感觉。慢慢适应黑暗以后小平看见了自己拉到的手,一个老妇人脸色苍白身上还在滴水的在她旁边,只是正好趴在白晨的肩膀上,红色的长舌头搭在白晨身上。这一幕彻底吓到了小平,她想叫可是看见老妇人的脸转过来看着自己就怎么也出不了声音了。
白晨转过来在黑暗里摸索到了小平,“小平,你怎么了?”白晨在黑暗里努力看见小平指着自己,特别惊恐的样子。白晨就摸了摸自己,好像真的在背后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把自己包围了,背后僵直了一下。这时候小平惊恐的看见老太太的红舌头一点点的缠在了白晨的脖子上,然后小平就昏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就小平发现自己还躺在客厅地上,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白晨呢?那个可怕的老太太不会杀了白晨吧?小平凭着自己最后一点勇气爬起来满屋子找白晨,结果发现那个锁着的房间门是开着的,可能白晨在里面吧。把门打开的那个时候小平终于明白了那个声音是什么。原来是一个摇椅,很古老的那种,应该是老人用的。这个房间有很多老人用的东西。小平这时候疑惑了,这是什么回事,难道这个房子里面原来还住着一个老人?
这时候摇椅自己摇了起来。小平吓得站在原地动弹不了。昨晚的老人坐在摇椅上转过来悠悠地说“你们对不起我。”小平大惊,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老太太怎么会?“别这么惊讶。我死了你们就有房子结婚了。白晨用安眠药弄晕我,再把我拧到厕所淹死了我。”本身的害怕情绪减轻了一点,小平思绪回来了一点。白晨杀了这个屋子的一个老人得到了这个房子?
“那。。那您是?“小平颤颤的问道。”我是他母亲。他嫌弃我穷就把我杀了。“小平听到这些终于明白昨晚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个房子是政府改建拆迁时候给的。白晨在那以后总是恍惚着,我从来不知道他是想和你结婚要房子想我死。你们害死我的。“小平当时哭了,她是真的不知道白晨会这么做,她认识的白晨不是这样的。老太太好像是看见小平哭了觉得感伤了就消失了。小平哭过后跑到卧室报了警。
警察终于在两个屋子的隔间里面找到了白晨母亲的尸首。也全国通缉了白晨。两天以后小平收到警察的通知说白晨自首了。她哭着跑到警局,白晨两天不见苍老了很多,看见小平只是愧疚的低着头,他知道小平已经知道他杀了自己的妈妈想独自占有房子。小平对白晨说“我这两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怀孕了。我会等你出来的。人犯错不要紧只要知道悔改就是好样。“白晨哭了。

韩版工作服

工衣设计

棉布阻燃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