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60岁照顾80岁能复制吗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1:01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60岁”照顾“80岁”,能复制吗

90岁的独居老人,从身心状况看大有24小时照看的必要,但老人不愿入住养老院,谁是理想的照料人?保姆、社工、居委干部,还是风靡沪上的居家养老“一键通”?   徐汇区湖南路街道东湖社区尝试让“低龄老人”照顾“高龄老人”。9名60岁左右的老人在街道和居委的帮助下组建工作站,照料社区109名80岁以上的老人。这些志愿者被街道和居委寄望成为“为老服务正规军”,以创造标准化的为老服务模式,在基层社区推广。   然而,介于“居家养老”和“社会养老”之间的养老方式,要解决的“标准化”问题远比想象的复杂。    志愿者还是保姆?   全名为“东湖扶老帮困爱心服务工作站”的志愿者队成立于2011年8月1日,共有9名固定的退休志愿者,他们分片区联系着小区里109名高龄老人。   志愿者们和“做好事不留名的好邻居”不同,他们每一次帮助高龄老人,都遵循严格的操作规程:根据老人的基本情况和需求制定关爱方案,策划服务项目,提供服务的同时还要“建档”。   “平时多走访老人,问候身体状况,照护生病老人,最重要的是陪他们聊天——老人把车轱辘话来回讲,我们就一遍一遍反复听。必要的时候,我们还可以联系社区里一些量血压、修马桶、理发的志愿者上门做服务。”志愿者队队长孙晓飞介绍的是可以放到“服务菜单”中的“标准化”项目,志愿者们还要根据老人的特殊需求定制“特需项目”。   但有一个市场很大却无法加入“菜单”的需求——全职保姆。很多高龄老人身边没有保姆,有的是因为经济条件所限,有的一生节俭不愿费钱,还有的是因为“找不到好用的”。   志愿者贾晓漪照顾的一位百岁老太,属于最后一种。老太太和女儿关系紧张,尽管住所一路之隔,却很少往来;家里有过好几个保姆,都因为和老太相处不来而离开。每逢贾晓漪上门,老太太必定指挥她“行保姆之职”,做许多“洗洗刷刷的事”。   “志愿队的目的是给高龄老人各种关爱,但是家务……我该做吗?做多少合适?”贾晓漪很纠结,“不帮吧,老人还能找谁?帮吧,我哪有那么多精力?”    做“知心人”有风险   贾晓漪退休之前是机关里的处级干部,到了志愿者队,大家把财务管理的任务交给她。   志愿者队的经费主要来自社区慈善捐赠,要把使用详情记明白,少不了专业的财会知识。贾晓漪对财务一窍不通,特意回原来的单位找财务处处长恶补了一阵。   志愿者们后来发现,要把为老服务做专业,财务、医学、法律学的常识都得储备一些。好在,凡是“有地方可学”的东西都难不倒众人。难的是“无处问询”的状况。   小区有一对老兄弟,哥哥60岁,弟弟57岁,本不属于“高龄老人”,但弟弟患有脑瘫,哥哥又下岗。兄弟俩住一起,家境拮据,天黑后连灯都很少开。他们从不主动向外求助。   “我想总有办法帮帮他们的。”60岁的刘瑞英一直留意兄弟俩的情况,她看哥哥平常没有消遣,想给他们装一台电视,却遭到拒绝;她发现弟弟常年需要尿布,提出由志愿者队定期送去,哥哥接受了。   与刘瑞英相熟后,哥哥常到她家看电视,也愿意聊聊家里的状况。意想不到的是,兄弟俩有一次发生争吵,弟弟被家住外地的亲友接走。哥哥又气又急,不停上刘瑞英家打长途,甚至砸了她家的窗户要她帮自己写“状子”。   “莫名其妙就卷入他们的家庭纠纷。”有20多年义工经历的刘瑞英对此心有余悸,“老年人最需要的是精神抚慰,所以聊天拉家常是需求最大的服务之一。但是,被当成知心人……有时也是有风险的。”    需要培训和防风险机制   东湖社区的老龄化程度远高于上海平均水平,志愿者们的悉心服务受到老人欢迎,让深感压力的居委会松了一口气。志愿者和服务对象之间也常常产生友谊甚至“亲情”。   湖南街道有心将东湖社区的模式推广到其他居委会,但是,把社区的“低龄老人”培养成助老服务正规军,需要良好的培训和支撑体系。湖南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张正海坦言,“人选”是上海诸多社会助老服务模式的共同难题——上海许多社区近两年来开设了为老服务“一键通”平台,老人们可以通过电话提出需要,由平台调遣助老员上门服务,但接线员好找,助老员却难培养,“低龄老人最容易体会老人的心思,他们之中有耐心有奉献精神的也不少;但他们还需要掌握一定的专业知识。”张正海说。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设计一套预防和化解风险的机制,保护志愿者的安全。在每月一次的例会上,志愿者们互相交流服务的心得和技巧,也不免谈到卷入纠纷之类的不快。尽管他们没有很严肃地用“风险”这个词,但张正海从中察觉到了隐患:陪老人就医,万一进出时老人磕着碰着算谁的?志愿者本身也是60岁上下的老人,志愿服务时自己受伤怎么办?张正海说:“要求志愿者记录服务档案在很大程度上就出于风险防范的考虑。现在,我们还规定‘陪医’必须以老人的亲人为主体,志愿者从旁协助。”   本报记者钱蓓

北京面部提升美容医院

北京幻眼美容价格

北京面部美容多少钱

面部整形

北京仪器美容多少钱

北京面部美容价格

北京眼部美容

北京双眼皮美容门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