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送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输送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空头之下无赢家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7:13 阅读: 来源:输送带厂家

空头之下无赢家

华尔街的核心工作在于配置资本,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全球范围内的经济波动。在20世纪前半期,全球金融体系重建,并在30年后迈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人们都以为抓住了金融的规律,然而,那一句话——“想要明牌吗?卖空所罗门兄弟的股票。”——才是道出了金钱游戏的本质。

华尔街的核心工作在于配置资本,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全球范围内的经济波动。在20世纪前半期,全球金融体系重建,并在30年后迈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人们都以为抓住了金融的规律,然而,那一句话——“想要明牌吗?卖空所罗门兄弟的股票。”——才是道出了金钱游戏的本质。普通人眼中那只有精明人以精明之道才能操纵得游刃有余的经济活动,竟然可以如此“没有道理”,可事实就是让投资者们大跌眼镜。  “明牌”、“卖空”、“所罗门”中的任意一个词都会刺激到华尔街金融市场的神经。在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那是一段操盘者丧失金融理智,市场上却满眼虚假繁荣的时期,因为华尔街正围绕着美国不断增长的国内外债务,进行更大范围的资产包装、销售和组合。

翠绿色的巨额美钞高速流动,上亿的资产从一个公司到另一个公司,甚至仅仅是在一个不起眼的股票经纪人的弹指一挥间。迈克尔·刘易斯说:“我只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懂,毫无负疚感。”可他最终还是带着对天文数字般红利和复杂感情离开了华尔街,并以小人物“大空头”的故事,对美国年青一代中始终都未兴盛起来的反金钱文化叛逆添一星烛火。  所罗门兄弟、贝尔斯登、摩根士丹利、雷曼兄弟这些投资巨鳄摸到了债券市场的新一脉,“继续发放贷款给那些还不起钱的人,只要不让它们出现在你的账本上”。次级抵押贷款的机器重新启动,甚至运转到恐怖得失去控制的地步。当这些次级抵押贷款的数额达到空前的规模时,比如2000年的1300亿美元和2005年的6250亿美元时,以次级抵押贷款为基础的债券被这些公司包装成新式债券,出售给投资者。就这样,债券市场成了一个最能赚大钱的地方,而审计的黑箱、人性中的贪婪与欲望、个人乃至单一国家都无法操控的金融体系运转产生的巨大惯性,都让这个先天不足的末日机器冒着黑烟轰鸣着将市场带入了绝地。终于,在21世纪初导致了历史上最彻底的金融性经济灾难。  所罗门兄弟、高盛、雷曼兄弟、花旗、摩根士丹利这些大投资公司和银行无疑要为这样的灾难负责,它们挑战了市场的底线,意图以险求胜。然而,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公司内部隐藏的一群怪才式的小人物,预先看到了黑洞却不设法修补;他们让上亿的资金在手中来去自如,进而影响着那些大公司的航向。  豪威·鲁宾跳槽到美林公司后即刻让其亏损2.5亿美元;摩根士丹利的另一个豪威仅在一笔抵押债券交易中就亏损了90亿美元;迈瑞迪斯·惠特尼让花旗集团股价一夜间下跌了8%,由此美国市场总市值蒸发了3900亿美元;纽约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保尔森为他的投资者赚到200亿美元,自己也获得近40亿美元,而他的所得是借由对赌拖垮花旗及其他大型投资银行的次级抵押贷款债券而来;还有史蒂夫·艾斯曼、迈克尔·巴里……这些“奇形怪状”的小人物已经无法以单一的道德标准,或是社会规范之类的常见标签来评价。他们并不是有着傲人常青藤名校背景的商学院毕业生,也不是投资银行和公司里大权在握的精英,甚至连一个稍有声名的华尔街优秀底层工作者都算不上。可也许就是这种游离于核心圈之外的状态,让他们得以清醒地洞察“华尔街其实什么都不是”。  而刘易斯曾经是与这些人为伍的。作为一个懵懂无知的年轻人,买卖自己不清楚的债券,赚着旁人艳羡的酬劳。他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他亲身体验了债券市场的赌博游戏,见证了人性在金钱面前的两难选择,最终他决定抽身离开,告别刺激繁华,也远离煎熬。他离开了华尔街反而更了解华尔街。可是,对于那些“空头”们来说,他们面对的更多是不知所措。他们做空,让大公司受损,打击巨头资本家,在这方面似乎得到了“人心”;然而由此带来的整个经济体系震荡,广大的中下层投资者和借贷者在金融泡沫破裂后一无所有,此景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尤其是那些亲手将市场引向崩溃的“空头们”自己。他们无法轻易将道德负疚感抛给漏洞百出的市场和大资本所有者,却又找不到更好的出路。在大空头这场游戏中,或许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胜利者。

alevel补课

ib 补习

alevel数学培训

什么是ib课程

相关阅读